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石扉客 > 韩寒十四条  

韩寒十四条  

本篇,拟针对韩寒,从我个人角度作诠释。诠释过程中,拟只讲本人亲历的故事,尽量不摆或少摆道理,无意显摆,也无心冒犯任何方面。

1、2007年底,我自京回沪,临行前向一位长者辞行。长者对我说,你南下后,记得多跟年轻人来往,千万别固步自封。临了沉吟半响后又说:你回沪后如见到韩寒,可帮我致意,这个小青年不可小觑,某种程度上他是自由民主的世俗符号……那天有空,我也想南下去见见他。这已经是5年前的事情了,这位长者现暂住锦州某地。我至今没机会和韩寒谋面,也没能向他转达这位长者的问候。我想这个见面纵使有可能,至少也是8年以后的事情了。

2、2009年9月11日,韩寒的新浪博客率先转载了上海黑车钩子事件里受害者张军的自述。我在爱卡上海社区看到博文链接,没注意是转载,发短信问韩寒是否其本人经历。韩回过来的短信我记得很清楚,他说“不是我,是我早就炸楼抢车了!”这条寥寥几字的短信,充满刚烈勇悍之气,给我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很抱歉我公开了这条私人往来的短信,希望韩寒看到了后不要生气。)

3、在随后的2009年9月11日至11月13日的三个月间,韩寒就张军和孙中界等钩子事件,一连发了四篇博文,分别为《这一定是造谣》、《这个国家将迎来国庆,这个城市将举办世博》、《莫伸手,伸手必被捉》、《一封信》。在这些文章中,一样延续着这种酣畅淋漓的刚烈之气。如在前述第二篇博文里,他写到“我只想告诉大家,以后遇上执法人员的非法执法,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以暴制暴是唯一的方法,比如说,查车不出示证件就往车里伸手的,可以考虑用窗夹住手以后割下来,当然,割下来以后还是要还给人家的,否则你就是偷窃了,如果有不愿意表明身份的人对你的车进行了堵截和对车主企图进行伤害的,则应撞死一个算一个,坚决不下车……只有以暴制暴,对非法执法的人员动用一切法律允许的工具进行自卫和反抗,这个国家才有文明执法的希望”。

4 、大约是在上述事件前后,韩寒对震后北川豪华汽车采购一事进行了连续杯葛,影响极大。上述这些事情,都具备了两个基本传播要素,依托了韩寒的大众明星影响和汽车领域的专业能力。

5、这一年前后,有个胖子频频介入公共事件,风头比韩寒还要健。一次在北方某地碰到有关方面的人,对方说他们也一直在研究韩寒,结论是暂时不会碰他,但要警惕,因为韩寒和胖子之间,“已经只差这么一丁点距离了”。

6、到了2011年的4月17日,胖子已经进去了,网络上流传一篇署名韩寒的博文《再见,艾#未#未》。我发短信给韩寒核实,韩回复不是他写的,是仿的,理由是“虽然和我左小都很关心未未,但发表他的名字要经过审核的,一般发不出去。”——抱歉这里又未经许可公开了韩寒的短信。

7、2010年2月1日,韩寒在厦门参加媒体举行的活动,易中天主持,韩寒发表了简短谈话。我仔细看了现场视频,发现这种貌似有点羞涩和怯场,甚至略带磕巴的言说方式,和他嬉笑怒骂的文字其实很般配,也非常适合传播。我觉得真实的韩寒就该是这个样子的,如果他也跟我另外一个朋友,做大专辩论赛和电视主持人出身的郭宇宽一样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话,我想我一定坚持不下去看完这段视频的。

8、我曾经设想过,或许可以策划一期节目,让韩寒和胖子坐在一起瞎聊,当然,这个会谈最合适的主持人,应该是也一定是柴静。我曾经和他们当中的一位聊过此事,都觉得这个主意应该会很妙。可惜此事后来因故未成,现在当然已经更不可能了。

9、2010年底的乐清案中,韩寒没有急着发言,观察了很久后才写的那篇博文,也基本不算离谱;韩寒貌似也至今没有开微博。对这两个事实,我理解他吸取了七十码事件里急于发言的教训,至少比李承鹏要懂得克制,当然也可能是有高人提醒过他。

10、2011年下半年,云南卫视的朋友想找韩寒做东川泥石流汽车拉力赛的解说技术顾问,让我帮忙联系。我照旧发短信给韩,一直等到第二天晚上才收到回复,说让直接联系他的车队即可。后来一财周刊的一位朋友想找韩寒约稿,我再发短信给他,基本就杳无音信了。总之类似这种业务上的事情联系韩寒,无论是赛车,还是约稿,都很难及时得到他的认真回复。基于此,我完全不相信他有一个像样的经营和包装班底。

11、昨晚,和七位上海老友吃饭,大家的基本共识是:任何人都有理由质韩寒,但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质疑能够说服人。我同意这个看法。

12、这场风波里,不少朋友加入了质疑韩寒的阵营,除了各种“羡慕嫉妒恨”之外,原因也很复杂。以下纯为不负责任的诛心,请勿介意:我的一位女性媒体朋友,主要是因为不喜欢他嬉笑怒骂的文风;我的其他几位日素立场相左的女性朋友也站到了同一阵营,主要是不满他的男权主义;我的两位男性朋友的反韩态度,主要是被韩粉恶骂反弹所致;我的另外一位朋友,跟两边都直接打过交道的“骑墙道人”,坚决不愿意得罪任何一方,于是最后就索性在墙头上买了个一室户,住在那了。

13、这场风波里,韩寒开始选择反唇相讥,然后是悬赏,最后是怒而兴讼。这完全符合我对他的观察结果:刚烈、骄傲、独立,最后所有的一切都指向认死理,认死理的结果就是找地方打官司讲理。不幸的是,打官司又注定是没结果的。起诉未必立案,立案未必胜诉,胜诉未必执行,即便执行了,你又能怎么样呢?别忘了,肖传国就是胜诉了又执行了后还是拿起锤子的。

14、最后,用几天前的一条旧微博结束这篇博文:韩寒有诸多毛病,比如男权,比如轻佻,比如骄傲,但有这些毛病的人比比皆是,我某些毛病恐怕比他严重得多;韩寒有诸多优点,比如独立,鲜见迎合任何势力。比如表达的天才,鲜见滥用这种天才。环顾当下,有这些优点的人凤毛麟角。我从未见过他,内心深处以他为友,视他如弟,愿他这样的人越来越多。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