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石扉客 > 央视与东莞:明明一对欢喜冤家

央视与东莞:明明一对欢喜冤家

昨天央视新闻频道报道东莞色情服务之后,大众舆论场的态度是一边倒的不屑一顾乃至激烈抨击。社交媒体上流传甚广的一条刻薄评论可称代表,这条评论称央视曝光东莞色情行业是“同行相轻,相煎何急”。稍显文艺一点的评价,则说东莞发生了“三级”地震,是因为“出卖灵魂的曝光了出卖肉体的震荡所致”。

受众这种毫不掩饰的反感和蔑视,既和央视这个恐龙型媒介传播功能上附加的强烈意识形态色彩无法分开,也和央视以往的作为密切相关。

考诸过往传播历史,基于影像传播的特点,央视堪称曝光色情行业的风月老手,如半年前打“大v”运动中曝光“安慧北里”的香艳往事历历在目。

央视曝光“性都”东莞的色情行业,也不是第一次。

11年前的2003年1月21日,央视曾有一次传播效果爆棚的东莞樟木头镇脱衣舞色情服务报道。

11年前后两次曝光,情节高度类似:都是在黄金时段,11年前那次是1套中午12点的《新闻三十分》,这次是新闻频道上午11点的《新闻直播间》;都是记者用偷拍机现场暗访,拿到料后报警;都是警方态度暧昧,11年前那次是“已向领导汇报了,没理由硬冲进去”,这次是“两次报警,东莞110都没有派人和记者联系”,区别在于,这次报道时长更长,单节目体量从11年前的不足十分钟到这次的24分多钟;规模更大,从一个樟木头镇两家夜总会,到东莞所辖中堂、虎门、厚街、黄江、凤岗五镇的洗脚屋、桑拿房和五星级酒店;报道涉及面更广,从小姐、酒店、警方这个常规铁三角延续到嫖客(这次甚至漏夜追踪中铁局嫖客的奥迪车)和网络空间,再诉诸围观群众的感受,最后配发编后记和专题评论。

11年前的报道标题是《东莞樟木头镇夜总会色情表演不堪入目》,这次报道的标题是《屡扫不绝的东莞黄流》,传播的递进关系已然相当明显。单从报道质量而言,这次显然逻辑更周延,结构更完整,技术也更成熟。弹药如此充足,这种传播上所承担的风俗教化与舆论引导功能按说应该发挥更充足。但和11年前相比,让意识形态当局甚为被动的是,大众舆论场的反弹却更大。从舆情监测上看,和传播策略设定的初衷背离甚远。

分析原因,和这几年来微博、微信等社交传播工具出现后带来的公共讨论与传播便利,和这十一年来朝野之间渐行渐远的社会情绪累积愈加饱和,和当下政治语境中关于央视女性员工诸多或口耳相传或心照不宣的信息流传,都不无关系。

那么,作为一种经典的政治传播手段,央视这种报道模式在教化与引导方面的功能已经接近完全石化之后,在政治动员上的甄别与打击功能是否还在有效持续?

每次央视报道之后,必是一次声势可观的治理风暴。就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央视后续报道东莞当地已经连夜出动6525名警力,抓获67人。在十八大以来持续至今,以八项规定为核心的官场治理风暴背景下,这个貌似声势骇人的行动,往往容易被过度解读,如“东莞扫黄为整风,整风为打虎”之类的猜测。

其实,11年前那次东莞扫黄风暴力度也一点都不小,警察当场带回61人,刑拘10人,治安拘留15人,规模与这次庶几相仿。姑且一段2003年1月23日央视网播发的消息:

“新闻播出后,东莞市委、市政府即当即指令有关部门依法进行查处。并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报道以《工作信息》的形式通报全市,要求各镇迅速开展自查,杜绝类似事件发生;同时召集有关部门主要负责人研究,提出了整改意见。决定无限期查封逸东酒店、金色时光夜总会,责成政法、工商、文化等部门立即对两家经营单位及有关人员的违法行为作进一步查处。”

这次行动5年后,2009年夏天的东莞,又曾有过一次规模不小,代号为“曙光一号”和“曙光二号”扫黄风暴。我所服务的广东当地媒体《南都周刊》,曾以《东莞治黄》为题对此事做过甚为轰动的报道。

(资料图:2010年1月,灯红酒绿的东莞厚街。孙海 / 东方IC供图)

没有哪个地方长官愿意自己的辖地被长久渲染为红灯区。在2003和2009年这两次比较典型的扫黄风暴过后,东莞一直试图修复城市公共形象,外宣主阵地就是央视。

试举数例:

2009年315前夕,时任东莞“一哥”市委书记刘志庚接受央视《新闻周刊》栏目专访,畅谈东莞大好形势;

2012年以来,东莞联合探索频道(Discovery)摄制的东莞城市形象宣传广告短片先后在全国数十家电视台以及央视多个重点频道黄金时段播放,当地官媒称“东莞将继续在央视投放全新的形象宣传广告片,将进一步使国内中高端人群对东莞有更客观、更立体的印象,进一步对外树立东莞的城市形象。全国观众将通过CCTV,看到东莞制造之城、幸福之城、融合之城、运动之城、梦想之城和活力之城的美好形象。”

2013年3月5日,东莞新“一哥”市委书记徐建华在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以珠三角“腾笼换鸟”为主题推介东莞转型升级经验。

东莞最重要的一次形象广告投放,就在这次被曝光的两个月前。自2013年12月4日起,一则时长为10秒的东莞城市形象宣传广告短片在央视一套《新闻30分》栏目后《今日说法》栏目前、《新闻联播》栏目前播出,前后将持续3个月。这个经过精心策划和精确测算的外宣投放计划,以质取胜,覆盖了央视全天最重要的黄金时段。

11年间,东莞两任“一哥”痛定思痛,先后在央视投入血本修复“莞式服务”带来的性都形象,却换来央视11间一头一尾两次似曾相识的曝光式“点射”。想想也是,既憋屈又吊诡。

但这肯定不是央视刻意的报复,也不是东莞运气不好,更不是“一哥”们因站队问题面临人事洗牌危机。这只不过是央视所承担着的教化、引导、政治动员、娱乐、商业等诸多复杂的公共传播功能与性都东莞已经形成稳定产业和文化传承的莞式服务之间的根本冲突所致。在政治局势尚不明朗的混沌期和僵持期,媒体的规定动作越来越严苛,自选动作空间越来越逼仄,央视的政治传播功能决定了它既不可能越雷池一步,又需不断营造符合传播规律的卖点以谋求商业利益。于是在党代会政治年之后,在元旦春节前后,在这种约定俗称心照不宣的传播节点上,寻找既安全到无懈可击,又具备足够轰动传播效应的点射靶子,就成为必需。既品质过硬,又盛名在外的性都东莞自然就成为最为理想的点射对象。

在这个意义上,性都东莞和沈阳那个劫匪“大力哥”并无本质区别,都是诸如央视和辽宁卫视等天朝官媒之最爱,老少咸宜,雅俗共赏,皆大欢喜。而在诸如性产业非罪化、妓女权益保护等真正需要媒体来引领全社会认真探讨的严肃问题上,意识形态与体制的篱如铁幕横亘在前,永无可能破题。

得承认央视的戏做得很足,昨日特意为此番报道配发评论,质疑“东莞的黄帽子,什么时候摘?”,并断言“法治中国,没有扫不完的黄”。这种自说自话的呓语自然没人会当真,因为每一个人都深信,除非中国重回到三十多年前的红色年代,在转型完成以前,这种既热闹又浅薄既正气禀然又心怀鬼胎既花哨刺激又大同小异的闹剧,必将在央视与东莞这对欢喜冤家之间不断轮回上演。

不由想起前述《东莞治黄》报道对2009年的东莞扫黄情状所做的精彩描述:

“在内地、台湾和香港不同的猎艳群体中,对东莞色情情况的描述各自不同。譬如,对于‘小姐’,内地嫖客称为‘JS’(技师),香港嫖客称为‘囡囡’,台湾嫖客称为‘妹妹’。在千奇百怪的用语之中,暗示‘严打’的‘台风’,成为了三地嫖客的共同词汇。”

既是台风,必是过境,必有雨停风歇。“台风”过后,此间一位右派朋友的极致调侃更是应景,他说“央视无情,人间有爱。众志成城,东莞加油!大灾面前不放弃,务必抓好灾后重建工作,尽快恢复当地的生产生活秩序!”

 

发布于腾讯大家:http://dajia.qq.com/blog/387150012955449?pgv_ref=tqq.dajia.msg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