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石扉客 > 昆明距离我们有多远?——未来“暴恐”隐患的双重趋势

昆明距离我们有多远?——未来“暴恐”隐患的双重趋势

先不说昆明恐袭事件,回到2009年6月26日的韶关。因韶关旭日玩具厂一起“强奸”流言,骤然引发新疆籍与内地其他省籍员工的大规模斗殴,是为韶关事件。仅一周后,乌鲁木齐爆发“七五”事件,维汉双方均死伤惨重,成为近三十年来最为惨烈的涉疆事件。

韶关事件和“七五”事件之间的因果联系,明确而清晰。新疆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曾发表电视讲话指七五事件是境外三股势力炒作利用韶关事件“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的打砸抢事件”。

这种内地与新疆之间的因果联系,可归纳为“跷跷板效应”。但凡内地有涉疆事件发生,在复杂局面与严峻维稳形势下的新疆多会有紧密联系之反弹。

“七五”事件后高层人事调整,张春贤入疆。柔性治疆政策之下,新疆局面为之一新,但暴恐袭击事件仍时有发生,且从南疆等传统区域逐渐蔓延至东疆等非传统区域。

2012年6月新疆和田飞乌鲁木齐GS7554航班劫机事件,因劫机未遂,其严重性被外界普遍忽略,此事实乃继2008年3月乌鲁木齐飞北京的CZ6901航班同样劫机未遂事件之后一起严重的过渡性事件,应被视为新疆暴力恐怖事件正在升级的标志性事件。到2013年10月的北京金水桥事件之后,前述“跷跷板效应”已逐渐演化为“挤出效应”,即从疆内向疆外发展,从边疆向内地蔓延。

金水桥事件之后不久,媒体人欧阳洪亮曾撰文《“恐袭天安门”或只是开端》分析这种扩散可能。该文审慎断言,“金水桥袭击事件,将带来恶劣的示范效应。在疆内制造恐怖袭击成本系数逐渐提高,影响力又逐渐降低的状况下,暴力恐怖事件从日趋防控森严的疆内向广阔内地蔓延,或将成为未来一段时期的特征。”。

欧阳洪亮长期致力于重案报道,七五事件后又滞留新疆两年研究相关涉疆问题,和张春贤等新疆高层亦多有交集,行事风格低调,对涉疆事务常有相当准确的直觉式判断。此番昆明恐袭事件,说明他这个预言式分析至少已得到部分验证。

从2013年上半年的疆内库尔勒、巴楚、鄯善等地系列暴恐袭击事件伊始,至2013年10月底的北京金水桥事件,再到2014年3月的昆明暴恐袭击,短短一年间,暴恐袭击已完成“疆内——国家政治经济中心——内地二三线城市”这个三级跳。“恐袭”已度玉门关,自西域而内地成为不争事实。

去年选择北京金水桥,是选择政治中心之最敏感地带,务求心理冲击与传播效果之最大化。自此之后,鉴于京沪重中之重的特殊地位,以及金水桥事件带来的安保升级警戒效应,未来暴恐事件隐患将呈现双重趋势:

首先,未必再是类似金水桥这种政治经济中心的极端敏感地带,而是车站码头机关学校等人群密集区的常规地带。其次,未必再是疆内和疆外京沪这种象征性城市,而是对涉疆事务相当隔膜,疏于防范易于袭击的疆外广泛安保薄弱地域。

这两种趋势,当成为未来城市安全需要高度警惕与防范之处。

以前者论,地铁等公共交通系统将是暴恐袭击隐患最深的领域之一。如京沪两地地铁安检系统都存在安检流于形式,以X光机为主要手段的常规安检只检物不检人的问题。北京自金水桥事件后不久,即宣布升级地铁安检系统,天安门东、天安门西等重点地铁站点已参照机场安检级别进行。但这种高级别安检方式又面临重点站点能否全面普及的可行性问题,以及全面普及与轨交通行效率之间的冲突问题。

另外,安检成本的不断攀升将是维稳系统一笔不堪重负的庞大支出。世博会期间,笔者曾派记者调查过上海地铁安检系统,这篇名为《算算上海地铁安保账》的报道表明,不含技防设备,仅人力一块,申通集团旗下6560名地铁安检员每年薪资支出即达1.1亿元以上,这还不包括上海市公安局城市轨道与公交总队所辖上千名警力。

以后者论,此番暴恐袭击发生在昆明,尽管可能和西南贩毒渠道与族群聚居区有关联,但事发之突然与伤亡之惨烈,与安定祥和之城市风格与地域传统反差极大,足以造成对社会情绪的强烈冲击,进而形成传播上的震撼效应。这类事件如发生在厦门、长沙、南昌等其他貌似与暴恐袭击完全无缘的内地二三线城市,相信传播效果庶几相仿。

需指出的是,以上诸种情况,在空间上已很难甄别主次,其共性仅在于时间节点的选择,除“跷跷板效应”之前后因果联系外,多为节庆日或重大会议前夕。如前述两起劫机分别为北京奥运会前和十八大前夕北戴河会议前。金水桥事件为十八届三中全会前夕,昆明事件为两会前夕。

另外,在长期打击下,新疆暴恐势力当前尚停留在以冷兵器和团伙作案为主的初级阶段,但作案手段与物资升级的可能性亦相当明显,如自2013年以来的系列恐袭案中,爆炸物已频繁进入视野。如此,在可预见的未来,内地城市暴恐袭击事件之防范与处置,形势将相当严峻,与之伴随的是传统的治安管控手段乃至社会治理策略毫无疑问将面临相当程度挑战。首当其冲的,应是传统信息管控与舆情管制手段的调整。

2009年6月韶关事件爆发后至七五事件之前,我正服务于南方报业集团,韶关事件舆情管制力度之大,为我从业十余年来所罕有。为严防“跷跷板效应”,从时任广东省委主要领导到宣传管控部门再到集团领导,几次三番严令管制舆情。七五事件之后,信息管控措施更是登峰造极,全疆一度断网达10个月之久,直至张春贤入疆才重新开网。但从事后效果看,这些严密管控手段,并未收到预期效果。

遗憾的是,此番昆明恐袭事件的信息管控,目前看来,基本仍在延续以往做法。

石扉客(资深媒体人)

2014/3/3

推荐 52